煤炭行业融资成本提高 改革势在必行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债权融资

  投融资-项目融资平台:煤炭行业在年前仅有小幅度上涨,不过这依然没有改变行业寒冬的凄凉景象。当下进入年报密集期后,多家煤炭上市公司对外预告了2015年年度的业绩,除了中国神华等少数公司盈利外,普遍出现了巨亏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市场对其偿债能力产生了忧虑,评级机构也频频发出警示,昨日又有两家上市公司被列入观察名单。一位国内基金行业的固定收益分析师表示:“这说明这些公司的基本面在变差,随时有下调的可能性,未来煤炭行业的融资成本也会被抬高。”
  
  而央行、发展改革委、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八部委16日联合印发《关于金融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若干意见》,从加强货币信贷政策支持、提高资本市场、保险市场对工业企业的支持力度,推动工业企业融资机制创新、加强风险防范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支持工业转型升级、降本增效的金融政策措施。
  
  《意见》表示,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坚持区别对待、有扶有控原则,对煤炭等行业中产品有竞争力、有市场、有效益的优质企业继续给予信贷支持,帮助有前景的企业渡过难关。
  
  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未取得合法手续的新增产能建设项目,一律不得给予授信;对长期亏损、失去清偿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“僵尸企业”,或环保、安全生产不达标且整改无望的企业及落后产能,坚决压缩退出相关贷款。
  
  并提出对煤炭等行业中产品有竞争力、有市场、有效益的优质企业继续给予信贷支持。这就意味着大部分的煤炭企业将面临信贷、融资难的问题,这或是控产的又一重锤。
  
  早在2014年4月份由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和创绿中心合作完成的《中国能源转型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下的金融政策研究报告》就分析认为,对涉煤行业而言,外源性融资主要来自银行贷款,因此控煤的重中之重是控制煤炭行业信贷。
  
  作为国内第一家在境外主要资本市场IPO上市的能源型民营企业,四川最大的民营煤炭集团恒鼎实业2015年11月份发布公告称,确认近两亿美元海外公司债无法偿还,将导致公司债务违约。恒鼎实业称,公司所持尚未偿还的票据本金额约为1.828亿美元,连同利息约1.906亿美元。
  
  煤炭企业资金链日益紧张,财务负担持续增加,发展能力与投资能力不断下降。随着煤炭价格持续下跌,应收账款持续增加,煤炭企业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不断下降,今年上半年,包括陕煤化在内的多家大型煤炭集团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由正转负,这意味着未来企业的成长性将面临重大挑战。与此同时,为了补充经营现金流和满足投资支出,近几年各大煤炭集团外部借款不断增加,财务负担不断加重。
  
  据统计,2014年煤炭产量前十强煤企当年合计取得外部借款7558亿元,较“煤炭黄金十年”末期的2011年增加5113亿元,增长209%,与之对应,当年偿还债务合计支付6017亿元,较2011年增加4527亿元,增长304%。2014年,十家煤炭企业总体资产负债率已经上升至65.4%,较2011年提高8.2个百分点,同煤、陕煤化、河南煤化等多家企业资产负债率更是超过了80%。
  
  这就意味着随着煤炭市场不断下滑,当前煤炭企业已经陷入借债——还债——借更多债——还更多债的恶性循环,企业的现金流很大程度上靠借债维持。
  
  近日一份央行“关于春节前后流动性管理座谈会”的纪要在市场上广为流传,其中有一个数字引起了关注:1月上半月信贷投放达1.7万亿元,而去年1月全月才1.45万亿元。而1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2.51万亿,同比多增1.04万亿,创历史新高。
  
  行业人士分析认为,新增信贷资金可能流入产能过剩的煤炭、钢铁等行业,着不利于过剩产业控产目的的达成。
  
  因而上述《意见》的出台可谓及时雨,该《意见》明确金融与实体经济、特别与工业是利益共同体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用好和创新金融工具,服务好实体经济和工业增效升级,是壮大和发展金融业、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和重要内容。
  
  《意见》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为进一步增强金融服务能力,突破工业转型发展面临的融资难、融资贵瓶颈,加大金融对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工业稳增长、调结构、增效益的支持力度,推动工业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、加快工业转型升级而给出了明确的知道方向。
  
  只有从根本上切断煤炭企业的套利套汇“财务游戏”,才能更好的促进落后产能的淘汰,“僵尸企业”的转型、清退,产能才能得到更加有效的控制。

声明:
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投融资立场。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,请发送至邮箱[email protected]删除。